您的位置: 丽江资讯网 > 育儿

欣康祺十亿非法集资案调查

发布时间:2019-11-22 19:24:18

欣康祺十亿非法集资案调查

本报 李继远 济南报道

3月15日,新华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华制药)发布公告称,公司客户山东济南欣康祺医药有限公司(下称欣康祺)经营出现异常,资金链断裂,拖欠公司货款6073.17万元。

其实,欣康祺早在2011年10月份就已经关门歇业,由于资金链断裂,公司法定代表人徐新国以及崔宝红、徐骁、徐国营都已“跑路”,而在2011年底,济南、淄博等地公安部门都已经展开立案调查。

此前的2月29日,山东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召开发布会,欣康祺公司总经理徐新国等人以与银行合作开立承兑汇票需要保证金为由,以2.5%-4%的月息非法吸收公众资金近10亿元,仅次于此前爆发的齐能化工非法集资案件。

近日,多方采访了解到,欣康祺集资诈骗案受害者不仅遍布济南、潍坊、德州、菏泽、东营等山东省内数个城市,江苏、安徽、河北等省份也有不少受害者掉进欣康祺的集资陷阱,直接受害人数约300多人,间接受害人数达千人。

调查了解还证实,陷入欣康祺非法集资漩涡的受害者多是此前与欣康祺有多年业务往来的医药公司,而欣康祺借此获得的个人存款数额就多达4.7亿元,除此之外,国内多家上市医药企业被牵连,其中,拖欠新华制药货款6073.17万元以及九州通和瑞康股份分别有百万余元的货款。

一位曾与徐新国本人见过面的受害者家属告诉,徐新国曾给出还款时间表,并表示将仅偿还个人欠款,公司欠款“不打算偿还”。

去年10月就已“跑路”

3月20日上午,本报来到了欣康祺医药公司的办公地址——工业北路号,辗转从侧门进入,一辆印有“欣康祺医药有限公司”的轻卡孤零零地放在院子里,车子内已经积满了灰尘。院子内一片死寂,办公楼的玻璃门已经挂上了铁链。一位老大爷告诉,欣康祺员工早在去年10月份就已经陆续离开。

在三楼的一间房门上发现了3张挂满浮尘的特快专递邮件领取通知单。通知单内容显示,两份分别来自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和邢台市法院的快递需要领取,而另外两张分别来自武汉和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可以证实的是,在此之前,公司已经人去楼空,而来自各地的法院传票也已经纷至沓来。

“10月份联系不上徐新国之后,就已经有公司起诉欣康祺并查封了公司的财产。”一位受害者告诉。

在公司位于正门右侧的仓库,发现,两扇卷帘门上更是重重叠叠地贴了4张封条,其中两张还能辨别的封条又分别来自济南市历城区人民法院和淄博市高新区人民法院。

可疑的银行业务

“起诉欣康祺的多是一些大公司,我们都希望他还钱,不希望拖进官司里。”3月21日,见到了3位来自济南本地的受害者。

受害人田女士告诉,自己之前经营一家医药公司,从2002年起就从徐新国经营的欣康祺转批药品。田女士说,到了2010年,徐新国曾告知,如果将钱放到欣康祺每月可以获得2.5%至4%不等的利息。

另外两名受害者也证实,由于与徐新国结交多年,认为徐“值得信任”,便将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资金打入了欣康祺的账户。“每个月也确实都能按时收到利息”,直到2011年9月份。

“直接受害的有200多人,间接受害的可能接近1000人。”田女士告诉,其中多数是与欣康祺有过业务往来的药商,“有些是从亲戚朋友那里借来的钱,所以一个人身上背着十几口人的债。”

一位来自德州市陵县的受害者曲宏(化名)的6000万资金是目前已知的最大的一笔个人资金。“刺激太大,导致曲宏的精神已出了点问题。”曲宏的哥哥曲铭(化名)接通了,他告诉本报,曲宏的医药公司也从欣康祺批发药品。“2011年春节有6000万资金一直没找到好项目,听说可以返高息就给了徐新国。”曲铭告诉,2011年8月份,曲宏急需2000万资金购买土地,“要了几次,徐新国就是一直拖欠不给,当时就感觉不妙。”

曲铭告诉,2011年9月份,他曾去淄博与徐新国见了面,“他说钱都在银行里,资金很安全,一定会还给大家。”曲铭表示,徐新国表示其欠个人的资金共有6.9亿元,其中去除利息后,共拖欠3.2亿元,并许诺12月底偿还部分资金,1月16日之前再返还一部分,到3月底将全部还清。

有消息称,徐新国将这些现金投入了期货市场,但在年的行情中大量亏损,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曲铭称,自己曾就此质问过徐新国,徐表示并没有做期货“对这个不感兴趣”,在曲铭的一再追问下,徐新国表示:“钱都在银行里,在跟银行做一种特殊的业务。”至于是何种业务,曲铭并未得到答案。

上市公司资金“打水漂”

新华制药6073.17万元的欠款是目前已知数额最大的一笔公司欠款。查看新华制药年报可以发现,欣康祺也一直是公司的重要客户。

九州通制药2011年中报显示,欣康祺为其第二大客户,销售金额为4922万元。“尾款还有100多万元。”3月23日,九州通证券事务部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公司只有在收到上一批货款到账之后才能发下批货,而信用管理部门在注意到欣康祺经营状况后,及时通知业务部门进行收款,货款已经陆续收回。

除此之外,在欣康祺仓库的墙壁上,发现了一张来自烟台市芝罘区法院的一份通告。这份签发日期为2011年11月15日的通告显示,已对公司价值481万元的财产进行了查封,而牵涉其中的正是山东省内另外一家上市药企——山东瑞康股份有限公司。

“我们跟欣康祺只有一个月的账期。”3月21日,瑞康股份董秘周云告诉,在得知欣康祺公司的问题之后,公司已经向保荐机构以及交易所咨询,“大约在300万左右,这个额度不需要披露,年报的时候做个说明就可以了。”

3月21日,从济南市公安局了解到,目前,案件并无最新进展,4名犯罪嫌疑人仍在逃。

设计动态
干燥设备
两晋隋唐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