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丽江资讯网 > 历史

覆云乱煜 第一百五十一章 知常人不知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4:38

覆云乱煜 第一百五十一章 知常人不知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覆云乱煜》更多支持!

今日又到大郑的大朝会,身着朝服的文武百官鱼贯进入东都皇城,环佩叮当。

如今东都城中的暗流在萧烈的酷烈手段下,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至于少了几位尚书,又少了几位侍郎,在这个自身难保的时候,谁还会去管?萧烈今天出现在朝会上,显得格外醒目,由于东主立朝后,并未设立丞相官职的缘故,故而萧烈的丞相官袍是取自大楚的样式,然后又将颜色换成黑色,最后再在细节上稍作修改,又因为萧烈有剑履上殿殊荣,他也在腰间悬了一把早年所用的长剑,剑鞘古拙,与这一身颇具古风的丞相官袍恰好是相得益彰。

除了萧烈这位大丞相以外,朝堂上还有一人,同样让人侧目。是一张生面孔,不过东都诸公在这段时间里早就听闻了风声,被天机榜点评为天下第八的儒门大宗师,世称横渠先生,应安平郡王之遥,由东海之滨的隐居之地来到东都,拜为太师。

小皇帝秦显高坐龙椅,这皇极殿中看似一切照旧,不过在原本李严和张清所站的地方多出两把檀木大椅。

萧烈和张载分坐左右。

众人都是心知肚明,现在看起来虽然是小皇帝坐得最高,可真正掌权的还是那位坐在左首的丞相大人。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时下已经有消息在东都城中流传开来,说在先帝龙御归天之前,最后一个走进太庙的人其实是西平郡王萧煜,而在多年前的那场太子谋反案中,那位西平郡王的母族,包括他的生母,可是被咱们先帝给屠戮一空啊,如今西平郡王靠着妻族在西北起家,割据自立,却又涉险入东都。为何?萧煜之心,还用多言?早已是路人皆知!

这当儿子去了一趟太庙,先帝就归天了,再此之后,当时还是安国公的萧烈顺势发动兵变,一举成为实质上的东都之主,若说这里面没有半点猫腻,谁信!?

权臣勋贵们都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

这局势可就有些微妙了,若是安平郡王和西平郡王联手,这天下是否就要改姓了?

至于谁来做皇帝,反正都是一家人,总是姓萧的。

大朝会并未有多少实质内容,只是兵部尚书按律上奏了最近和“秦政叛军”的战况,刑部尚书又上奏了追捕“叛贼”秦权的近况,最后由暗卫大都督孙立功上奏了远在西北的草原战事。在听到这儿的时候,一些仍旧是心系郑室的官员都暗自庆幸,最好是草原叛军一路攻破中都,和那个西北叛逆来一个两败俱伤,如此,那秦政大都督便可后顾无忧,光复郑室,指日可待。

下朝之后,许多怀有别样心思的权贵都无一例外地想要与那位横渠先生说上一句话,可惜让人大失所望,未有一人能够如愿。

东都城内一座荒废多年的亲王府邸,在跟秦功争夺皇位失败后,那位亲王先被夺去亲王爵位,一年后赐死,其余人等均被流放岭南,故而这座府邸就一直闲置了下来,几乎变成一座废宅。很难相信在二十五年前,这里还是门庭若市的八王爷府,当时就有满朝上下尽是八王党的说法,而那位在兄弟中位列的第八的王爷更是被尊称为八贤王。

可惜,最后还是一步之遥,党羽遍朝野的八王爷还是败给了先是依附太子,后又做一名孤臣而得到首辅张江陵支持的四王爷秦功。

在郑帝登基后,要将八王党一扫而空,就不得不进一步借助首辅张江陵的手腕,这也造成后来张江陵尾大不掉之势。

正明十年六月十日,内阁首辅、中极殿大学士、太傅张江陵被郑帝加封为太师,成为有郑以来,第一位在生前被加封为太师之人,十日后,正明十年六月二十,张江陵暴毙家中,郑帝赠上柱国,谥号文忠。

在萧烈自任丞相之位后,便将张江陵的府邸改为自己的丞相府,而八王府则是赠给了那位名列天下第八的横渠先生。

这一天,八王府后院花园中,有两人坐而对弈。

落子过半,张载捻子不定。

萧烈也不催促,而是从袖中拿出一道卷轴,展开后轻声道:“前些日子,犬子萧瑾写了一些不成韵的句子,还想请先生指点一二。”

张载闻言放下手中棋子,接过长卷,大概扫视了一眼。

只见长卷上写道:“弱冠系虏请长缨,绝域轻骑催战云。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昂然含笑赴沙场,大旗招展日无光,气吹太白入昂月,力挽长矢射天狼。”

张载看完之后,沉默许久后才开口道:“岂让儒冠误此生?好一个岂让儒冠误此生!”

萧烈轻轻笑骂道:“萧瑾自小素有早慧之名,能知常人不知之事,恃才傲物,是年轻人的通病,比起他那个被我雪藏了五年的兄长萧煜,张扬有余,内敛不足,说出如此狂言妄语,倒是让先生见笑了。”

横渠先生仍旧是盯着这寥寥七十言,没有说话。

萧烈继续说道:“我想让萧瑾编练一支新军,先生以为如何?”

已经是太师的张载说道:“你这是要为了十年后做打算?编练新军虽好,但见效太慢,如今形势,风云动荡,等不了那么久的。”

萧烈点头道:“我知道。”

张载合起手中的书卷,笑道:“不急于一时,不如等你谋划周全了再定,若是你觉得萧瑾日后可以掣肘萧煜,那大可以让他去皇帝身边做一个儒林将,先从御林军着手,循次渐进,日后就是做一个大都督也无不可。”

萧烈看了眼纵横交错的棋盘,笑道:“真不见一见那些急着来给你锦上添花的东都权贵?这可是当年傅先生都没有的待遇。”

张载语气平静道:“傅先生不是不能,只是不想而已,再者说,我刚到东都,立足未稳,他们就急着来我这儿求菩萨拜佛,为时尚早。”

短暂的寂然无言。

萧烈站起身,说道:“慕容燕去了草原,不知这次道宗会去哪位大真人?”

张载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萧烈笑了笑,望了一眼头上天空,轻声道:“算算时日,那两位也快要出世了。”

说完之后,萧烈告辞离去。

张载并未起身相送,只是抬头望着头顶那一放碧蓝天空

,久久没有说话。(我的小说《覆云乱煜》将在官方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路线图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检查预约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需多费用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可以电话预约吗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是正规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