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丽江资讯网 > 娱乐

送葬诗歌 第二百三十八章 机械降神

发布时间:2019-10-12 17:33:32

送葬诗歌 第二百三十八章 机械降神

在这仿佛一切都已经死去的“异邦”中找到回归“故土”所在的道路,这无疑是两人最为关心的情况。

不得不承认,少年确实抛出了一个极好的提案,可这个提案却让两人对他的来意再一次提起了些许戒备之心。毫无疑问,几乎所有异邦人都渴求回到故土然而其中成功的人却寥寥无几。

并非他们流连于异邦的风景而不愿意回归,实在是回到故乡的路过于难寻。就算有人成功利用召唤法术打开了一扇相同条件的“门”,他们为未必能够用它安全的回到自己应该归属的地方。

退一步説,纵使少年真的掌握让两人回到原本世界的方法,他们也无法肯定他的行为对自身有帮助。现实终究是现实,很难在身处困境之时,突然出现从天而降的超凡力量成为解围的关键。

“首先,你真的有办法么?”莉琪毫不掩饰自己的怀疑,她闭起一边眼睛,用手指着少年説道,“你虽然主张是我们的‘朋友’,但是这终究只是你的一家之言毕竟我们甚至不清楚你的身份。”

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突然出现拥有强大力量的援军来解决难题,难不成是用机关送上舞台的神么?并非莉琪不愿意借助他的力量,可是这过分的巧合实在太过于牵强,以至于疑惑【f长【f风【f文【f学,w↗≌wx.n○et明显压倒了其余的一切。

舞台机关送神……对于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少年,她也只能想到这个词语毫无疑问。这可不是一个正面性质的词汇。这一説法出自帝国语,常常指一些意料外的、突然的、牵强的解围角色或者。在许多虚构的三流作品内,当剧情变得朝无力掌控的方向发展时,这种角色就会出现在场面上进行解围。

在古典戏剧之中尤为常见,当主角陷入必死的困境,或者悲剧的结局无法改变时,总会突然出现拥有强大力量的神明将难题解决,令故事得以自圆其説。在这种时候,上演戏剧的剧院往往会利用抬升式的舞台机关,将扮演神的下等演员载送至舞台上或许这就是这一词组最早的来源。

诚然。这种表演手法是完全人为的。一部分评论者认为这只是在用拙劣的手法,制造出令观看者感觉意料之外的剧情大逆转。如果只是从故事的技法来考虑,莉琪也不太喜欢会出现这类展开的流行。

“你们两个真是一如既往的多疑……”少年深深的叹息了一声,而后好像感到麻烦似的挠着脑袋。“请不要把我和那种拙劣的戏剧角色相提并论。毕竟这样对那个家伙来説实在太过失礼了。”

看起来他很清楚莉琪所指的东西。可是反驳的话语却并没有多少澄清自己立场的意味。似乎是感觉自己无关的话説了太多。还不如拿出证据比较有效,他一下子从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枚金属碎片。

那是红铁铸就的剑星纹章,是代表了铁级佣兵的象征物可是它显然被巨力撞击过。以至于整面徽章都扭曲了。不仅如此,这枚徽章看起来好像还被火烤过一遍,表面大半都沾上了烟熏火燎的痕迹。

所有铁级佣兵都拥有一枚这样的徽章作为身份象征,此时正被柯特别在胸口的那枚徽章就是其中之一。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的纹章,然后仔细的检视起被少年用手递过来的那一枚剑星纹章。

与自己所有的纹章极其相似,如果没有那些受损的痕迹,説是一模一样都没有问题。柯特注意到焦痕中留有一串细小的文字,看起来这正是他的名字当时柯特正是在那里刻上了自己的名字。

虽然感觉已经有所不同,可没什么东西比这枚纹章更让柯特感到熟悉了。若不是自己的徽章还别在胸口,他有可能还会怀疑是不是少年偷走了自己的徽章,稍事加工后才作为“证据”展示出来。

“如何,这次相信了么?这枚徽章可是莱恩斯特先生交给我的东西,多少也能算是我们之间关系的证明了吧。”

少年笑得像个狐狸一样,微微眯起了眼睛。与自身所宣称的相符,他看来对两人思维模式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不论是最初出现时还是现在拿出这枚看似属于柯特的剑星纹章,都是用一些模棱两可的“证据”在证明自己的话语或许这些未必是真的,但是也难以找出有效的话语进行反驳。

“那么……你究竟想要我们做什么呢?”沉默了片刻之后,柯特裂开嘴笑了,“虽然用舞台机关降下来的什么神祗总会无条件的帮助主角,不过我觉得你可是不会毫无条件就帮助我们的样子呢。”

姑且相信对方是有好意,那么接受少年的帮助也未为不可。然而所谓的“现实”往往不会这么简单既然他清楚柯特与莉琪希望获得的东西,那么必然知道这个东西对两人而言是极有价值的存在。

既然有其价值,那么就可以作为交易的商品。

果不其然,少年露出了有些为难的表情:“哎呀哎呀,果真不愧是‘灾厄渡鸦’,一眼就看出我有些事情想寻求你们的帮助。不过这样也好,一切前提都挑明清楚,説起话来也就方便多了。”

少年似乎知道很多关于两人试图掩埋的情报其中还包括两人身上所负担着的“不死诅咒”。来到自治领之后,这些过去早就已经鲜为人知……可是自称会在未来正式相识的他却知道得不少。

柯特莫名的有些想向未来的自己抱怨,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会将那些本已决定深埋在黑暗中的过去告诉眼前这个奇怪的家伙。或许有某种契机存在……或许就连莉琪也觉得可以将这些情报告诉他。

一切以后就会知道,因此现在还没有必要将一切告知少年总是用同样的话语转移开话题的方向。

“不,你过奖了。説实话,你用不着拐弯抹角的拿我来打趣,我只是单纯的认为自己没有机会获得戏剧主角的待遇而已。”説着,柯特耸了耸肩,“你有什么条件,就直接説出来开诚布公的让我们看看吧。”

本来,等价交换的“公平”交易就几乎只存在于理论上,原本货物的价码对于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分量。少年手中的“商品”是帮助两人回到原本的世界中,那么他究竟会开出怎样的价码呢?

“放心吧莱恩斯特先生,我一向不喜欢狮子大开口,现在也只是提出一个对我们两边都有利的交易罢了。”少年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你们想要借助我的力量离开这个世界,同时我也需要你们帮助我解决一些小麻烦。所以按我们之间一贯的办法,以互惠互利为基准一同行动你们看这样如何?”

如果只是听他的一面之词,以此作为交易条件似乎也并非什么不合理的要求,可柯特依然很在意少年口中所説的“小麻烦”是哪些事情。些许被遮盖的情报往往是对方在交涉中的关键之处。

柯特沉默不语,只是看向少年,以眼神示意他继续説下去。本来被他掩护在身后的莉琪向前走了几步,手中亮起了一圈简单的魔方阵,无疑是要用那法术来辨识少年是否在话语中掺杂了谎言。

“不过是一些莉琪或罢了,用不着这么严阵以待。”看着两人用谨慎的态度来对待自己,少年哭笑不得的説,“我只是希望你们把这个东西放到城内每一座石塔的最dǐng层而已,毕竟全由我一个人搞定实在太累了。”

如此説着,少年一口气从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大把拇指头大小的灰色水晶,然后放在两人的眼前晃荡着。

这些呈现深灰色的水晶有着与周围封闭死骸的晶体高度相似的样貌,都是清一色略显浑浊的灰暗。些许微光从其内部溢出,能够感觉到它们每一个都充满了不错的魔力,比那些空荡荡的容器要好太多了。

在灰色水晶暴露在空气中的一刹那,周围那些晶体好像受到了其中魔力的影响,一个个发出哀嚎般的共鸣。渐渐地,灰色的光芒在白霜覆盖的空间里漾起了一阵阵湖光状的波纹,就连空气也为止躁动起来。

“你的意思,只是简单‘跑腿’么?”柯特瞥了一眼莉琪手中的光圈,那奇妙构造的魔方阵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这説明少年并没有説谎,“如果只是这样,那么我们帮你一把也没有问题。”

少年没有撒谎,可是他説的“实话”也未必完整尽管如此,莉琪的法术也不能保证将他所説的一切全数辨识。柯特思量了片刻,便伸出了手,示意少年将必要的灰色水晶交到他的手中。

“对了,还有件事情必须事先説明。”

少年将那些水晶装进身边的一个小袋子里,将它们全丢给柯特的同时説道:“虽然这个世界中的大部分东西都随着它一起‘死’掉了,但还是有些没有烧干净的‘余烬’在这个城市的废墟中晃荡着。如果是晚上还好説,等到太阳出来之后,某些躲藏在黑暗中的家伙就该跑出来了。”

如果不想和它们正面杠上的话,那就只能麻烦你们两位尽快行动了对着即将离去的两人,少年神秘兮兮的説道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收费情况
成都恒博医院开通网上预约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看病价格
成都恒博医院预约挂专家号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看病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