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丽江资讯网 > 科技

重生原始部落 【199】先埋了

发布时间:2019-10-12 17:52:42

重生原始部落 【199】先埋了

咚!

被蚩刨出的白球藻咕噜一声的从紫色触手群上滚落到了旁边,可以看到这个白球藻已经很饱满了,整个身体圆不溜秋的,近乎是瘫软的倒在了地上。

“捅破它。”沈农说道。

蚩听到这话,立马毫不犹豫的一矛刺向白球藻,只听‘砰’的一声,白球藻瞬间爆裂,大量的血液从它体内喷涌而出,流满了一地。

失去血液的白球藻

,身体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扁了下去,没一会儿就萎缩成了一坨,不复刚才那副圆滚滚的模样。

蚩很轻易的就用石矛把这坨白球藻给刺穿,然后提到了地面上。

先前白球藻被沈农捅破过一次,按道理来说,这会白球藻身上应该有一个窟窿才对,可是沈农此刻却并没有看到,看来这个白球藻似乎还具有着一定的恢复能力。

看着被蚩挑起来的白球藻,沈农立马用石刀将其给劈砍成了三段,这样就算是白球藻再有恢复能力,也不可能恢复到之前的模样,而沈农还正好可以趁机观察白球藻的内部情况。

只见白球藻的内部是一层类似鱼肚内的光滑黏膜,在这些黏膜上还长着很多一颗颗的小肉点,而在白球藻的外表上,却是长满了一根根有如海草的条须,这些条须正是它们之所以能够快速吸血的关键所在。

除此之外,这白球藻却是没有什么其他值得让人在意的地方了,而经过这番观测,沈农也可以断定这白球藻和那紫色触手应该都是属于植物,只不过它们肉乎乎的模样容易让人误以为是什么水生物。

沈农小心翼翼的用石刀刮下白球藻体内的一颗小肉点,只见这个小肉点颜色微黄,只有绿豆大小,看起来很像是什么植物的种子,沈农突然灵机一动,连忙让蚩跑去大山洞里拿一只小型动物过来。

原本大山洞内储存的动物尸体都是要用来吃的,不能浪费,但因为黄丘部落在这次的兽潮当中实在是收获太大了,得到的野兽尸体几乎堪比以往狩猎队好几天的收获总合,所以沈农这才能奢侈到拿野兽尸体来做实验,毕竟像大角鹿这样被紫色触手给牢牢包裹了的野兽尸体,正常人在看到后都是不会想去吃的,谁知道吃完之后自己的身体里面会不会也同样长出类似的紫色触手呢。

想想那个场景,沈农顿时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寒颤。

很快蚩就拿着一只长耳黄鼠跑了过来,这只长耳黄鼠同样是死了多日,身体则完好无损。

从蚩手中接过长耳黄鼠,沈农微微抖动石刀,便将那个从白球藻体内刮下来的黄色小肉点给抖到了长耳黄鼠的身上。

只见就在小肉点刚刚接触到长耳黄鼠身体的几秒后,突然就迸裂了开来,一丝丝紫色的细线从小肉点中生长而出,全部钻入了长耳黄鼠的体内。

“原来真的是这样!”沈农惊喜的说道。

他这下子是彻底明白了,白球藻体内的这些小肉点应该是某种植物孢子,而当白球藻用自己身体表面的条须扎入生物体内时,除了吸血以外,它还会将这种孢子给送入生物体内,然后让其在宿主体内生长,最后会变成像大角鹿那个样子。

寄生!

沈农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凝重,如此看来,这白球藻对于黄丘部落而言还真是一种巨大的潜在威胁啊,如果白球藻能把自己体内的孢子给排进水里的话,那这些肉点孢子就很有可能会顺着沟渠流入黄丘部落。

据沈农所知,每日黄丘部落里的族人们都会将沟渠里的水用于生饮、煮肉、洗衣服、洗澡这些方面,也就是说如果肉点孢子顺着白泽湖水混进沟渠里来的话,那么整个黄丘部落的族人都有可能会变成像耗和大角鹿那副鬼模样。

这将是灭族之灾啊!

噗哧!

两条紫色触手从长耳黄鼠的眼眶里生长了出来,也同时将它的两颗眼珠子给从眼眶中挤了出来,不光是眼睛,一根紫色触手还很会挑地方的从长耳黄鼠的屁股眼里钻了出来,以至于这根紫色触手上面沾满了深红色的血液。

沈农用力的用石刀将这只长耳黄鼠给斩成了两半,就见长耳黄鼠的体内已经布满了紫色触手,零零总总的一共有十多根,这还只是被一个肉点孢子寄生,如果被大量的肉点孢子寄生,那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大概搞清楚紫色触手和白球藻的关系后,沈农便用石刀将那被自己砍成三段的白球藻和长耳黄鼠尸体都给扫进了坑中,并起身说道:“把这个坑埋了。”

“是。”蚩等人立马照做起来。

“巫!不好了!巫!”

就在这时,撼天奴突然跑了过来,他慌张的对沈农说道:“巫,蚝他全身都被那种东西给缠起来了。”

沈农并没有惊讶,却是早有预料般的遗憾说道:“我知道了,你们现在就把蚝的身体带去给埋了吧,记住千万不要触碰到他的身体,一定要用担架。”

一颗肉点孢子在钻入长耳黄鼠的体内还没有过多长时间便已经占据了它的整个身体,就更别提被白球藻给吸了那么久血液的蚝了,只能说这次蚝的出事实在是一个意外,因为谁都没有预料到在沟渠里竟然会出现像白球藻这么危险的植物,也不知道它究竟是从哪里飘来的。

看着蚩和撼天奴等族人都跑去处理耗的尸体了,沈农便忍不住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背,嘴里很是小声的说道:“我应该没这么倒霉吧?只是打了白球藻一拳,而且接触的时间还很短,肉点孢子没理由能在那么短短一眨眼的时间内钻入到我的体内吧?”

眼下但凡是和白球藻接触过的生物全都已经死了,沈农便不禁担心起自己的情况来,要知道他也是被白球藻给吸过血的,手背上这么多密密麻麻排列的红色孔洞就是证明。

“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沈农在心里自我安慰了几声,随即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湛江牛皮癣
呼伦贝尔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三亚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湛江牛皮癣医院
呼伦贝尔治疗妇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